梦回仙境稻城

梦回稻城

印入脑海的

依然是松萝的芳香

依然是寒风中野花轻摇

依然是寂静雪山下的铃儿叮当

发现稻城,已是四年前的事了,在那年中国摄影杂志上,我第一次窥恺过它梦幻般的雪峰。同年,我和女友到了滇北,进了川西,然而深藏闺中的稻城神山竟是那样难以接近,我们不得不从她的门槛上退了回来。我对着地图上那片空白默默许诺,稻城,我一定要再来寻你!数年以后,稻城之旅终于成行。这次,作为一个单独的背包旅行者,我按自己的意愿认识她,用自己的了解她,以自己的心与她交谈,感受太多,以致当我离开她时,已经整个儿地被她征服了……

当日瓦乡上空的第一片云被朝阳染得微微发红时,几屡炊烟从沉寂的山谷中冉冉升起,驮着大水罐的妇女从石屋的小门悄悄出来,穿过薄雾慢慢走向泥路尽头那条奔腾流淌的小河。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我伏在三圣如意食宿店的窗前向下眺望,店主人布多的大儿子已经起床,正挑着两只铁桶,下到河边挑客店一天的用水,虽然走出很远,依然能听到铁桶来回晃动发出有节律的"咣当、咣当"声。他是我见过的第二个用扁担的藏民。藏人们认为自己的肩上有命灯、体神和战神,肩膀也因此神圣而不可亵渎,无论是背水、背木板还是背松茸,他们从不用肩挑。看来扁担的诱惑终还是让一些年轻人无法抵御。天空的云自东向西,一块块地被染红,天色渐渐明亮起来。河边聚集了许多前来冷却牛奶的牧民,妇女们将仍带着牦牛体温的牛奶背到河边,和铜锅一起泡在水流平缓的小沟里。她们手持铜瓢,不断地将牛奶舀起来再倒进铜锅。上了年纪的藏人还忘不了拿一只转经筒,口中周而复始的喃喃默诵......布多告诉我,那是做酥油茶的第一步工序,刚挤出的牛奶要马上冷却,然后再加热,油脂和牛奶就可以分开了。

昨天联系好的马夫旺修牵来了他家的驴儿。临行了,店主人布多还是不肯收我早饭的钱。那份面条是他特地为我上山前准备的,我一边吃,他一面唠叨:"路远啊,多吃一些好走路。"但是到结帐的时候,他一脸的不自在,连连后退地躲着我。"你不收这钱,还开店做什么?"我佯装生气地把钱硬塞到他手里,转过脸时,眼眶已经湿了,多好的乡亲啊。

旺修将我的大背囊和他的行李一起结结实实地绑在驴子的鞍上。"再见-----"我向布多招手。"回来还住这里哦。"小店的一家人挤在门口,齐齐地目送我和旺修踏上前往冲古寺的旅程。冲古寺位于仙乃日、夏诺多吉神山脚下,是稻城风景区的中心。

走出村口,旺修告诉我,今天有三十公里山路,大约要走八个小时,而且前面的木桥被洪水冲断了,所以要抄小路翻山过去。朝圣的路途沿着湍急的溪流向上游蜿蜒起伏,路边那些挂着露珠的蜘蛛网在阳光照耀下发出宝石般的闪光,青稞已经熟了,黄灿灿地铺满小河两岸。旺修通过辨别土地上残留的蹄印,断定有一队人马刚刚路过,"是马帮!"真佩服这些高原的藏民,他们与印地安猎人一样,依然保持了对自然环境敏锐的观察力。"快啊,追上他们。"我们加快脚步向前赶去,终于在上山前追上了这队运茶、大米和木桶进山的马帮队伍。开始登山了,马帮队伍慢悠悠地走着"之"字形的小路向上前进,骡马脖子上的铃铛在松林间传出"叮当、叮当"的清响。起先,我尽力在抢马帮前攀登了十几分钟,那份劳累,只有亲自在高原登过山的人才能体会。不久以后,我的体力渐渐不支,摄影包也移到旺修的背上。马帮队伍亦步亦趋地慢慢赶将上来,与我并肩而行。翻过一个小丫口,山坡边缘的小神山便如一副画展现在眼前。我看见稻城的第一座神山,就是这座不带积雪的白色石峰,她如同一位迎接朝圣者的仙女,婷婷矗立在深蓝天空下面。绿油油的青稞田平铺在她的脚下,静谧的鱼儿洪村躺在青稞田中,一派不染尘俗、世外桃源的景象。至今我仍认为鱼儿洪村是稻城最美丽的村庄,幻想着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在那里好好地住上几日。由于拍了太多照片,我耽误了一些行程,旺修和马帮队伍一起,已经远去多时,在前面山坡浓缩成几个小点。我扛着三角架奋力追赶。但无论如何尽力,马帮的影子一点也没有放大的迹象。那只队伍依然缓缓的走,"叮当、叮当"的铃声依然不紧不慢地随着风声从前方传来。就这样追追望望,累得要吐血,队伍依旧那么遥远。我突然想起了日本围棋名人丈和的棋风,后人形容他象一个拄杖始终跚跚而行的老者,先跟着你走,再赶上来扶着你走,最后他走到了终点而你没有。看来这常年跋涉在白山黑水间的马帮,便是如此利害的人物。半个小时之后,我翻抵大山丫口,艰难的陡坡终于结束了。旺修独自坐在地上一边抽烟,一边冲我挑大拇指,马帮却早已远去。

几个一大早上山采松茸的妇女发现了我,便叽叽喳喳地围过来,象是看见了什么稀有动物。"旅游啊?""是,来看神山。""你从哪儿来?""福建。""福建……嗯……福建是属哪个州的?"天!她们对中国地理的认识,大概就限于甘孜州、阿坝州和迪庆州了,还以为普天之下都是一样的州县建制。不好引起她们的困惑,我干脆微笑地回答:"属于福州。""噢。"她们似懂非懂地不住点头……顺便提一下,横断山里的这些居民不懂福建的不少,但问及服装产地晋江或者石狮,多半还是听说过的。

过了大丫口,我和旺修再次回到公路上来。旺修告诉我:"可以看到仙乃日雪山了。"随着一声犀利的啸声猛然间划破天际,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岩石上腾起,展开灰黑的双翼,滑向苍穹下一块洁白、峭拔的塑像。"苍鹰!仙乃日!"我惊叫起来。平生第一次这么近地遇见山雕,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地面对雪山,两者同时展现在眼前,我确实有点不知所措了。海拔六千多米的仙乃日雪山,如同一顶耸立云霄的王冠,把它的雍容和神采一并呈现给朝觐它的人。虽然还未走近神山,但通过呼吸和视觉我仍倍感它那凝固的寒气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神山仙乃日,自从人类发现了你,你便注定成为人们心中膜拜和瞻仰的偶像。

一路向着仙乃日指引的方向行进,大山一座接着一座,人说"望山跑死马",看来此话不虚。途中,遇到两个山里娃子,他们叽叽咕咕对我说一通藏话,我摇着头,示意什么也没有听懂。他们便跑去跟旺修言语。旺修告诉我,这两个孩子看你背摄影器材辛苦,想帮你背一程。两个娃子们也折返过来,伸出他们稚嫩的小手。"喔,谢谢你们,我自己能行。"我知道,这里不同山外面,他们的目光真诚而善良,他们只是为了帮助别人,根本想不到要你的钱。旺修不断劝我骑上他那匹小驴子,他可以背着背囊。但是我觉得这样对于他、对于这匹才三岁的小驴子都实在太不尽人情,便一次次谢绝了他的恳请。在没完没了的峪口间徒步六个小时的时间里,我的步履越走越沉重,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在抵达最后一个丫口,望见脚下的亚丁村时,瘫倒在草地上。压缩饼干和水真是好东西,下肚之后体力迅速恢复,也许饥饿对我的伤害比劳累更大些,而我在漫长的徒步过程中竟没有意识到。休息之后,我学着两个藏娃的样子,"乌拉-----"高喊着,一路飞跑下亚丁村,垂直300米高度的亚丁陡坡,只花了十分钟,便从山顶空降到幽暗的谷底。下雷阵雨了,密密的雨点和着风飘落,从谷底往上望,那些雨点似乎是从雪峰上撒下来的。我披上雨衣后,继续雨中赏景。旺修也从包裹中取出了他的雨具-----一大块方形塑料布,稻城的藏民们习惯在下雨时把塑料布简简单单地往肩上一围了事。从眼睛的余光里,我惊奇地发现旺修没有披上雨具,而是一声不吭地把那块塑料布盖在我的行囊上,再用鞍绳固定好,此时他一身衣服,已是湿漉漉的了......说什么好呢,那份感动,已经默默地烙在我的心里。小溪旁座落着两间矮小、孤单的干打垒茅屋,一条尽职的黄狗站挡在门口对我们"汪、汪"狂吠,即向我们示威,又向远处亚丁村的主人报信。旺修告诉我,其中一间茅屋就是亚丁小学,他的大姐是村里唯一的老师,带着十多个学生,不过现在正放暑假。我茫然于校舍门板上那些充满稚气的鸟兽虫鱼的绘画和窗框上孩童留下的歪歪曲曲的文字。我因向往一个幸福安宁的国度,才不远千山万水来寻找传说中的香格里拉,来探究人间仙境的世外桃源,但我找到了她又是如何?如哈达般冻结在头顶的雪峰,斜靠在土墙上的木轮,散落得满地的干草,旧板铺成的课桌,大小木墩摆成的椅,千疮百孔的黑板......就是这些吗?这里拥有的,是和平、真诚、安宁、蔽塞、贫困和落后,还有许许多多恰好与外界截然相反的概念。原来世间的哲学,却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十全十美......

过了木桥,我和旺修走进前往冲古寺的最后一片森林,昏暗的光线中我发现了一堆由白色石块垒起的玛尼堆,紧接着发现了第二堆,第三堆,第十堆......直至难以计数。以往见过的玛尼堆从来都是建筑在阳光充足的空地或者山巅,唯有冲古寺的玛尼堆让人觉得神秘而幽深。这些白色的石头来自近旁的山溪,整整齐齐地垒起来,有大石基座,有石片护围。至于是谁垒成的玛尼堆,是什么时候垒起的,却让我猜不透。也许,是千百年来转山的藏民每人从溪水里捞一块白石放上去堆叠成的,但那样的玛尼堆一定松散无序。也许,是古时某个土司贵族下令修建,但是,玛尼堆又新旧不一。无论何种猜测,这一带出现许多玛尼堆却似是必然。因为,神山脚下盛产白色石头,而藏人们认为白色石头也是神,对白色石头表示虔诚,就能保佑一家幸福安康。

下午六点,疲惫不堪的我终于抵达今日的终点冲古寺。前方的帐篷里走出一高一矮两位喇嘛。高个子喇嘛站在山坡上,摊开他那双栗色、粗糙的手掌,热情欢迎我们的到来。那,是神山的双手。这是雨季里难得的一个雨后晴天,蓝色背景中,火红的晚霞盘绕在仙乃日雪峰周围,冰舌在夕阳照耀下发出淡淡的金光。晒金黄了的岩峰矗立在山巅脱去一身的余晖。神,正默默地与太阳告别……"来,来,来,我给你讲讲稻城神山的故事。"一个须发皆白的古怪老头儿突然从天而降般出现在我身旁,打破了我的冥想。"仙乃日、夏诺多吉和央迈勇分别是观音菩萨、金刚菩萨和文殊菩萨的化身。全世界再找不到相同的地方有三座雪山靠得这么近,你如果转一次神山,就相当于念了一亿遍六字真言,你如果转了三次神山,那……"老头不容我表态,已兀自高声说唱起来。他从稻城的草木神怪讲到世间的神山排序,从佛陀降生讲到比丘传教,那些故事在他嘴里说出来就如涌泉般源源不断。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他居然历数出念青唐古拉、冈仁波齐乃至雅拉香波神山,并且将仙乃日神山尊为天下第十四神山。他的博学和记诵能力使我不得不刮目相看。高个子喇嘛告诉我,这个憨态可鞠的老人是带领众信徒转山的活佛。老活佛啊,你就是神山的代言人啊!

我爬上草坡,独自在一块巨石上面,呼吸着山间稀薄而纯净的空气,一直呆到霞光拂过脸庞,一直呆到天边最后一缕红光沉下山脊,乌云合拢了舞台。我觉得有生以来第一次领略到童话世界那美妙而神奇的时空,第一次发现它确确实实存在于世间,而且就在川西崇山峻岭中的这个角落……

稻城,晚安!

声明: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为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出境游入境游和国内旅游的国际旅行社

本站旅游线路均由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提供,旅游许可证号:L-SC-GJ000(国际一类社)

联系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桥横街6号阳城大厦1单元8楼3号 成都青旅非常假期

联系电话:86-28-86060933 86-28-86086833  86-28-66860253 86-28-88030605 86-28-66141533  Top

版权所有:成都岗巴拉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邮件:gogocn@gogocn.com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