ï»?!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HTML 4.01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html4/loose.dtd"> 夢回仙境稻城
您的位置ï¼?a href="/">行者網 ã€?a href="/daochengtour/">稻城亞丁繁體版首é ?/a>
稻城最新新è?/b>
稻城亞丁將在五月投入豪華觀光車
感受稻城
千年稻城之旅
夢回仙境稻城
稻城 最後的淨土
稻城故事
�����/a>
亞丁:闖入凡間的仙靈(ä¸?
亞丁:闖入凡間的仙靈(ä¸?[åœ?/font>]
遙憶稻城亞丁
重要合作夥伴

夢回仙境稻城


  夢回稻城

   印入腦海çš?br>
   依然是松蘿的芳香

   依然是寒風中野花輕搖

   依然是寂靜雪山下的鈴兒叮å™?br>
   發現稻城,已是四年前的事了,在那年中國攝影雜誌上,我第一次窺愷過它夢幻般的雪峰。同年,我和女友到了滇北,進了川西,然而深藏閨中的稻城神山竟是那樣難以接近,我們不得不從她的門檻上退了回來。我對著地圖上那片空白默默許諾,稻城,我一定要再來尋你!數年以後,稻城之旅終於成行。這次,作為一個單獨的背包旅行者,我按自己的意願認識她,用自己的瞭解她,以自己的心與她交談,感受太多,以致當我離開她時,已經整個兒地被她征服了…â€?br>
   當日瓦鄉上空的第一片雲被朝陽染得微微發紅時,幾屢炊煙從沉寂的山谷中冉冉升起,馱著大水罐的婦女從石屋的小門悄悄出來,穿過薄霧慢慢走向泥路盡頭那條奔騰流淌的小河。新的一天就這樣開始。我伏在三聖如意食宿店的窗前向下眺望,店主人布多的大兒子已經起床,正挑著兩隻鐵桶,下到河邊挑客店一天的用水,雖然走出很遠,依然能聽到鐵桶來回晃動發出有節律的"咣當、咣ç•?quot;聲。他是我見過的第二個用扁擔的藏民。藏人們認為自己的肩上有命燈、體神和戰神,肩膀也因此神聖而不可褻瀆,無論是背水、背木板還是背松茸,他們從不用肩挑。看來扁擔的誘惑終還是讓一些年輕人無法抵禦。天空的雲自東向西,一塊塊地被染紅,天色漸漸明亮起來。河邊聚集了許多前來冷卻牛奶的牧民,婦女們將仍帶著犛牛體溫的牛奶背到河邊,和銅鍋一起泡在水流平緩的小溝裏。她們手持銅瓢,不斷地將牛奶舀起來再倒進銅鍋。上了年紀的藏人還忘不了拿一隻轉經筒,口中周而復始的喃喃默誦......布多告訴我,那是做酥油茶的第一步工序,剛擠出的牛奶要馬上冷卻,然後再加熱,油脂和牛奶就可以分開了ã€?br>
   昨天聯繫好的馬夫旺修牽來了他家的驢兒。臨行了,店主人布多還是不肯收我早飯的錢。那份麵條是他特地為我上山前準備的,我一邊吃,他一面嘮叨:"路遠啊,多吃一些好走路ã€?quot;但是到結帳的時候,他一臉的不自在,連連後退地躲著我ã€?quot;你不收這錢,還開店做什麼?"我佯裝生氣地把錢硬塞到他手裏,轉過臉時,眼眶已經濕了,多好的鄉親啊ã€?br>
   旺修將我的大背囊和他的行李一起結結實實地綁在驢子的鞍上ã€?quot;再見-----"我向布多招手ã€?quot;回來還住這裏哦ã€?quot;小店的一家人擠在門口,齊齊地目送我和旺修踏上前往沖古寺的旅程。沖古寺位於仙乃日、夏諾多吉神山腳下,是稻城風景區的中心ã€?br>
   走出村口,旺修告訴我,今天有三十公里山路,大約要走八個小時,而且前面的木橋被洪水沖斷了,所以要抄小路翻山過去。朝聖的路途沿著湍急的溪流向上游蜿蜒起伏,路邊那些掛著露珠的蜘蛛網在陽光照耀下發出寶石般的閃光,青稞已經熟了,黃燦燦地鋪滿小河兩岸。旺修通過辨別土地上殘留的蹄印,斷定有一隊人馬剛剛路過,"是馬å¹?"真佩服這些高原的藏民,他們與印地安獵人一樣,依然保持了對自然環境敏銳的觀察力ã€?quot;快啊,追上他們ã€?quot;我們加快腳步向前趕去,終於在上山前追上了這隊運茶、大米和木桶進山的馬幫隊伍。開始登山了,馬幫隊伍慢悠悠地走è‘?quot;ä¹?quot;字形的小路向上前進,騾馬脖子上的鈴鐺在松林間傳出"叮噹、叮å™?quot;的清響。起先,我盡力在搶馬幫前攀登了十幾分鐘,那份勞累,只有親自在高原登過山的人才能體會。不久以後,我的體力漸漸不支,攝影包也移到旺修的背上。馬幫隊伍亦步亦趨地慢慢趕將上來,與我並肩而行。翻過一個小丫口,山坡邊緣的小神山便如一副畫展現在眼前。我看見稻城的第一座神山,就是這座不帶積雪的白色石峰,她如同一位迎接朝聖者的仙女,婷婷矗立在深藍天空下麵。綠油油的青稞田平鋪在她的腳下,靜謐的魚兒洪村躺在青稞田中,一派不染塵俗、世外桃源的景象。至今我仍認為魚兒洪村是稻城最美麗的村莊,幻想著如果有時間,一定要在那裏好好地住上幾日。由於拍了太多照片,我耽誤了一些行程,旺修和馬幫隊伍一起,已經遠去多時,在前面山坡濃縮成幾個小點。我扛著三角架奮力追趕。但無論如何盡力,馬幫的影子一點也沒有放大的跡象。那只隊伍依然緩緩的走,"叮噹、叮å™?quot;的鈴聲依然不緊不慢地隨著風聲從前方傳來。就這樣追追望望,累得要吐血,隊伍依舊那麼遙遠。我突然想起了日本圍棋名人丈和的棋風,後人形容他象一個拄杖始終跚跚而行的老者,先跟著你走,再趕上來扶著你走,最後他走到了終點而你沒有。看來這常年跋涉在白山黑水間的馬幫,便是如此利害的人物。半個小時之後,我翻抵大山丫口,艱難的陡坡終於結束了。旺修獨自坐在地上一邊抽ç…?一邊沖我挑大拇指,馬幫卻早已遠去ã€?br>
   幾個一大早上山采松茸的婦女發現了我,便嘰嘰喳喳地圍過來,像是看見了什麼稀有動物ã€?quot;旅遊啊?""是,來看神山ã€?quot;"你從哪兒來?""福建ã€?quot;"福建……嗯……福建是屬哪個州的?"天!她們對中國地理的認識,大概就限於甘孜州、阿壩州和迪慶州了,還以為普天之下都是一樣的州縣建制。不好引起她們的困惑,我乾脆微笑地回答:"屬於福州ã€?quot;"噢ã€?quot;她們似懂非懂地不住點頭……順便提一下,橫斷山裏的這些居民不懂福建的不少,但問及服裝產地晉江或者石獅,多半還是聽說過的ã€?br>
   過了大丫口,我和旺修再次回到公路上來。旺修告訴我ï¼?quot;可以看到仙乃日雪山了ã€?quot;隨著一聲犀利的嘯聲猛然間劃破天際,一個巨大的陰影從岩石上騰起,展開灰黑的雙翼,滑向蒼穹下一塊潔白、峭拔的塑像ã€?quot;蒼鷹!仙乃日ï¼?quot;我驚叫起來。平生第一次這麼近地遇見山雕,也是第一次這麼近地面對雪山,兩者同時展現在眼前,我確實有點不知所措了。海拔六千多米的仙乃日雪山,如同一頂聳立雲霄的王冠,把它的雍容和神采一併呈現給朝覲它的人。雖然還未走近神山,但通過呼吸和視覺我仍倍感它那凝固的寒氣和神聖不可侵犯的尊嚴。神山仙乃日,自從人類發現了你,你便註定成為人們心中膜拜和瞻仰的偶像ã€?br>
   一路向著仙乃日指引的方向行進,大山一座接著一座,人說"望山跑死é¦?quot;,看來此話不虛。途中,遇到兩個山裏娃子,他們嘰嘰咕咕對我說一通藏話,我搖著頭,示意什麼也沒有聽懂。他們便跑去跟旺修言語。旺修告訴我,這兩個孩子看你背攝影器材辛苦,想幫你背一程。兩個娃子們也折返過來,伸出他們稚嫩的小手ã€?quot;喔,謝謝你們,我自己能行ã€?quot;我知道,這裏不同山外面,他們的目光真誠而善良,他們只是為了幫助別人,根本想不到要你的錢。旺修不斷勸我騎上他那匹小驢子,他可以背著背囊。但是我覺得這樣對於他、對於這匹才三歲的小驢子都實在太不盡人情,便一次次謝絕了他的懇請。在沒完沒了的峪口間徒步六個小時的時間裏,我的步履越走越沉重,速度越來越慢,終於在抵達最後一個丫口,望見腳下的亞丁村時,癱倒在草地上。壓縮餅乾和水真是好東西,下肚之後體力迅速恢復,也許饑餓對我的傷害比勞累更大些,而我在漫長的徒步過程中竟沒有意識到。休息之後,我學著兩個藏娃的樣子ï¼?quot;烏拉-----"高喊著,一路飛跑下亞丁村,垂直300米高度的亞丁陡坡,只花了十分鐘,便從山頂空降到幽暗的穀底。下雷陣雨了,密密的雨點和著風飄落,從穀底往上望,那些雨點似乎是從雪峰上撒下來的。我披上雨衣後,繼續雨中賞景。旺修也從包裹中取出了他的雨å…?----一大塊方形塑膠布,稻城的藏民們習慣在下雨時把塑膠布簡簡單單地往肩上一圍了事。從眼睛的餘光裏,我驚奇地發現旺修沒有披上雨具,而是一聲不吭地把那塊塑膠布蓋在我的行囊上,再用鞍繩固定好,此時他一身衣服,已是濕漉漉的äº?.....說什麼好呢,那份感動,已經默默地烙在我的心裏。小溪旁座落著兩間矮小、孤單的乾打壘茅屋,一條盡職的黃狗站擋在門口對我å€?quot;汪、汪"狂吠,即向我們示威,又向遠處亞丁村的主人報信。旺修告訴我,其中一間茅屋就是亞丁小學,他的大姐是村裏唯一的老師,帶著十多個學生,不過現在正放暑假。我茫然於校舍門板上那些充滿稚氣的鳥獸蟲魚的繪畫和窗框上孩童留下的歪歪曲曲的文字。我因嚮往一個幸福安寧的國度,才不遠千山萬水來尋找傳說中的香格里拉,來探究人間仙境的世外桃源,但我找到了她又是如何?如哈達般凍結在頭頂的雪峰,斜靠在土牆上的木輪,散落得滿地的乾草,舊板鋪成的課桌,大小木墩擺成的椅,千瘡百孔的黑板......就是這些嗎?這裏擁有的,是和平、真誠、安寧、蔽塞、貧困和落後,還有許許多多恰好與外界截然相反的概念。原來世間的哲學,卻從來就沒有過真正的十全十ç¾?.....

   過了木橋,我和旺修走進前往沖古寺的最後一片森林,昏暗的光線中我發現了一堆由白色石塊壘起的瑪尼堆,緊接著發現了第二堆,第三堆,第十堆......直至難以計數。以往見過的瑪尼堆從來都是建築在陽光充足的空地或者山巔,唯有沖古寺的瑪尼堆讓人覺得神秘而幽深。這些白色的石頭來自近旁的山溪,整整齊齊地壘起來,有大石基座,有石片護圍。至於是誰壘成的瑪尼堆,是什麼時候壘起的,卻讓我猜不透。也許,是千百年來轉山的藏民每人從溪水裏撈一塊白石放上去堆疊成的,但那樣的瑪尼堆一定鬆散無序。也許,是古時某個土司貴族下令修建,但是,瑪尼堆又新舊不一。無論何種猜測,這一帶出現許多瑪尼堆卻似是必然。因為,神山腳下盛產白色石頭,而藏人們認為白色石頭也是神,對白色石頭表示虔誠,就能保佑一家幸福安康ã€?br>
   下午六點,疲憊不堪的我終於抵達今日的終點沖古寺。前方的帳篷裏走出一高一矮兩位喇嘛。高個子喇嘛站在山坡上,攤開他那雙栗色、粗糙的手掌,熱情歡迎我們的到來。那,是神山的雙手。這是雨季裏難得的一個雨後晴天,藍色背景中,火紅的晚霞盤繞在仙乃日雪峰周圍,冰舌在夕陽照耀下發出淡淡的金光。曬金黃了的岩峰矗立在山巔脫去一身的餘暉。神,正默默地與太陽告別…â€?quot;來,來,來,我給你講講稻城神山的故事ã€?quot;一個鬚髮皆白的古怪老頭兒突然從天而降般出現在我身旁,打破了我的冥想ã€?quot;仙乃日、夏諾多吉和央邁勇分別是觀音菩薩、金剛菩薩和文殊菩薩的化身。全世界再找不到相同的地方有三座雪山靠得這麼近,你如果轉一次神山,就相當於念了一億遍六字真言,你如果轉了三次神山,那…â€?quot;老頭不容我表態,已兀自高聲說唱起來。他從稻城的草木神怪講到世間的神山排序,從佛陀降生講到比丘傳教,那些故事在他嘴裏說出來就如湧泉般源源不斷。更令我感到驚訝的是他居然歷數出念青唐古拉、岡仁波齊乃至雅拉香波神山,並且將仙乃日神山尊為天下第十四神山。他的博學和記誦能力使我不得不刮目相看。高個子喇嘛告訴我,這個憨態可鞠的老人是帶領眾信徒轉山的活佛。老活佛啊,你就是神山的代言人啊!

   我爬上草坡,獨自在一塊巨石上面,呼吸著山間稀薄而純淨的空氣,一直呆到霞光拂過臉龐,一直呆到天邊最後一縷紅光沉下山脊,烏雲合攏了舞臺。我覺得有生以來第一次領略到童話世界那美妙而神奇的時空,第一次發現它確確實實存在於世間,而且就在川西崇山峻嶺中的這個角落…â€?br>
   稻城,晚安! æ–‡ç« ä¾†æºï¼šcelli 

声明ï¼?span class="green">成都中国青年旅行ç¤?/span>为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出境游入境游和国内旅游的国际旅行ç¤?/p>

本站旅游线路均由成都中国青年旅行ç¤?/span>提供,旅游许可证号:L-SC-GJ000(国际一类社)

联系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三æ®?6号外商活动中心成都青旅非常假æœ?/p>

联系电话ï¼?span class="red">86-28-86060933 86-28-86086833  86-28-66860253 86-28-88030605 86-28-66141533 

版权所有:成都岗巴拉科技有限公司 è”系邮件ï¼?a href="mailto:gogocn@gogocn.com">gogocn@gogocn.com 技术支持:  成都岗巴拉科技有限公司 å¦‚需转载请注明出å¤?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