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采风记

 

文/范晓东

在去年国庆前夕,我们几位摄影发烧友相约到号称“人类从未触动过的一块净土” ----甘孜州稻城县去采风。汽车经过三天半的长途跋涉,过泸定、翻越折多山、高尔寺山、剪子山、兔耳山,终于到达了风景如画的稻城。联系好住处后,就驱车到城外茹布查卡温泉洗去 一路风尘,当晚住宿于稻城宾馆.

第二天早晨七时,按原计划到“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仙景”-------亚丁去 拍摄。汽车出城后沿着赤土河谷在油画般的景色中穿行,那尉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白云下随时都可见到耗牛游戈于那金色的、红色的、绿色的、紫色的......那姹紫嫣红的灌木林中。大家一直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不时地要求司机刹一脚,跑下车,拿着相机,取景构图、测光,毫不吝啬弹药(胶卷)一通扫射(按快门),很是过瘾。到中午近十二时,我们一行到了贡岭乡,前面去亚丁的路塌方,汽车不能前行。若要去只能向当地的藏民租马,且要骑两天方能到达神山--------三座雪峰。考虑到车子停在外面不安全,时间也不允许久留, 于是几位影友决定原路返回县城。

第三天一早,大家吃完早饭就向昨天看好的两个景点出发。第一个景点是距县城大概二十公里的一片胡杨林。在公路和小河之间,有一块开阔的胡杨林。金秋时节,胡杨树叶变得金黄,在阳光的照射下烁烁闪光,地上是昨晚秋雨扫落下的厚厚一层树叶,似金色的地毯铺于地面,偶而有三、四头牦牛从河边的草地窜到林中慢步,一幅幅祥和的金秋重彩油画被各位发烧友不停地定格在胶片上。不知不觉地从林中又拍摄到了公路上,偶一抬头,在窄窄的公路两边,分别生长着一排高大、茂密的胡杨树,其中向阳的一边树叶金黄灿烂,而背阴靠山的一边是繁茂的绿色屏障,阳光斜射过来,从树枝空隙间散落到公路上,留下一条条光带。赶紧架好三角架、接上快门线,这时通过取景器看到从公路的尽头迎面并排走来三位服装艳丽的藏族少女,披在肩上的红色围巾格外醒目,赶紧按快门,连闪两张,只可惜胶片就拍完了,等换好胶卷,三位赶路的少女已走远了。好在定格了两张,就没有多大的遗憾。

中午时分,就向第二个景点推进。第二个景点位于去亚丁方向的傍河乡境内,在热乌寺山脚的对面,生长着一片高原灌木,黄叶似金、红叶似火、绿叶似翡翠,层林尽染,在阳光下显得分外妖饶,很美的一幅高原秋色画。汽车就停在山脚,因天阴下来,于是我和另两位影友带上器材准备到对面山腰的寺庙中去拍摄。热乌寺位于半山腰,海拔高度四千六百多米,相对高度有六百米左右。因高山缺氧,登山实在困难,大约走了四、五十米的山路,一位影友因高山反应强烈退却了,我和雷啸继续前行。每攀登十米左右的山坡后,我们都感到呼吸急促、困难,只得停下休息片刻,等呼吸调匀后又继续前行。就这样,一公里多的路途我们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达目的地。这时,天暗下来,下起了沥沥的秋雨。从这里望出去,若大一个山坡,没有一个人影,二十多座藏民特有的石头楼房散落在山坡上,对面另一寺庙门前的经幡在秋风中呼呼作响,房前的红叶、黄叶、绿叶在秋雨中更加娇艳、灿烂、柔和,远处山顶的淡雾下涌,更增添了高山寺庙的神秘色彩。等雨稍停,我们就到寨子中转游,突然风中飘来唱诗般的诵经声,夹杂着鼓声、号声、铃声。寻着声音来到一座两层楼的石头房前。 楼上有两间屋,诵经声就从里间传出。外间正有一位二十岁左右的藏族小伙子在打酥油茶(过后听介绍他叫强巴,是专门服侍喇嘛生活的僧侣),我们向强巴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因语言隔阂,就连比代画地告诉强巴,想到里间拍摄喇嘛念经,他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我们就准备推门而入,强巴却突然拉住我们,指指头上,我和雷啸恍然大悟,他要我们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才能进去。我们赶紧按要求把帽子收好,进到里间。室内光线很暗,靠东面才有一小小的窗口。在窗口边相对而坐两位僧人,目不斜视,专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经架上的经书,每人都是右手持手鼓、左手拿铜铃,口中念念有词,念到精彩处,年长者还拿起骨头做的号吹。光线从窗口泄进,照在两位僧侣的侧面,在这种侧逆光、抑扬顿挫的诵经声、鼓声、铃声的氛围中,充满了藏传佛教的神秘,令人为之一震。我们赶紧架好脚架、接上快门线,选角度,尽量用自然光来留住这神圣而又神秘的一幕。

大约过了一刻钟,一支藏香燃完了,两位伴侣休息,我们才得以交谈。因他们不很懂汉语,我们的交流就连比代划。年长者叫土登秋比,刚从西藏直工瓦寺学了三年回来,现宗教职称是扎巴(可能相当于我们的中级职称吧),马上要晋升为喇嘛(僧侣中的“上人”),他目前带了五个徒弟,刚才对面念经的是他大弟子,也即将到西藏拉萨寺庙去学习。土登秋比招呼强巴招待我们喝浓浓的酥油茶、香甜的糌粑、奶酪,同时端出信徒们进贡的水果请我们吃。这时已是下午五点过,我们两人决定今晚就借宿在寺庙内。

通过交谈,我们了解到稻城的藏传佛教分成五派--红教、黑教、白教、花教、黄教,他们的信仰都是一样的,只是习惯不同。我们所在的热乌寺就集中了红、白、花三个教派。红教、花教都各有一个寺庙,白教的寺庙因毁坏正在筹建之中。看得出来,热乌寺的白教派和花教派两家关系很好,我们在土登秋比家坐了一会儿,花教的喇嘛听说有远方的客人来,也赶到土登秋比那里,同时邀请我们到他们的寺庙去参观。于是土登秋比叫强巴带着我们参观了所有的庙宇、殿堂。

晚上,强巴给我们煮了一锅白米饭,我们围坐在火炉边,喝着浓香的酥油茶,吃着可口的饭菜,同时也把我们带上山的食品拿来与他们一起分享。饭后,我们来到土登秋比的房间,他正在用一手漂亮的藏文字抄写经文,为几位弟子准备功课。见我们进来,就放下手中的笔,借助一本厚厚的藏汉大字典与我们摆谈起来,讲他在西藏寺庙学习三年的一些事情,并拿出他的许多照片给我们看。说到高兴处,他把在西藏直工瓦寺天葬场拍摄的一组照片展示给我们。早就听说西藏的天葬风俗,也看过许多资料的介绍,但关于天葬场操作过程的图片则是第一次看到,因藏族的天葬场不对外,更不允许外人去拍照。曾有报道说一外国游客偷偷去拍摄藏人的天葬,被发现后遭一顿打,昂贵的摄影器材也被摔坏。面对这一组图片:肢解后人的肋骨清晰可数,刀斧手正在将切碎的人肉与糌粑一起混合,一旁上百只秃鹫跃跃欲试......。我们意识到看到了外人不易见到的珍贵资料,于是提出想翻拍这组照片,他很愉快地同意了。近十一时,为了不打扰土登秋比休息,我们退到外间,睡在火炉边强巴为我们整理的两张简易床上。窗外皎皓的天空中有无数的星星在闪烁,睡在海拔四千六百多米的喇嘛房中,那种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早晨,在一阵阵诵经声中惊醒。抬头一看,窗外山坡上披着霞光,于是赶快拿着器材出去,各自找最佳角度拍摄晨曦中的热乌寺。在碧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照在对面山上,形成一个个的光斑,好一幅日月同晖;浓雾随着气流慢慢飘到寺庙的围墙外形成一团,阳光恰好照射到这团雾上,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仙景。因早晨光线差,赶紧支脚架、装像机,可就是那么一、二十秒的时间,一阵风吹散了云雾,没有将这一仙景及时定格,又等了近一个小时,再也没有出现这一令人着迷的美景,留下了终身的遗憾,现在想起来都还心痛。

吃完早饭,翻拍了那组天葬场的照片,给土登秋比这些新朋友合了影,已是十点过了,还要赶回稻城县城与大部队会合。分别时,土登秋比及弟子、还有花教的喇嘛依依不舍地把我俩送到寺庙门口,强巴则帮着背摄影包、拿三脚架,一直把我们送到山脚。一路上,我俩频频回首,用刚刚学会的一句藏语“摩梭嘎喱塔”(“再见”的音译)与他们告别。

摩梭嘎喱塔---土登秋比!

摩梭嘎喱塔---刚结识的藏族朋友们!美丽的稻城,再见!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来看望你,再次体验这风景优美如画、民风纯朴的香格里拉。

声明: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为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出境游入境游和国内旅游的国际旅行社

本站旅游线路均由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提供,旅游许可证号:L-SC-GJ000(国际一类社)

联系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桥横街6号阳城大厦1单元8楼3号 成都青旅非常假期

联系电话:86-28-86060933 86-28-86086833  86-28-66860253 86-28-88030605 86-28-66141533  Top

版权所有:成都岗巴拉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邮件:gogocn@gogocn.com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