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故事

任庆辉

从稻城回来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朋友们都向我打听那里怎么样。由于天气(当然也有技术)的原因,我没有拍到象当年的九寨沟那样特别漂亮的照片,但我想我总应该为稻城——那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留下些文字吧。

泸定——康定——新都桥——雅江

我们的行程就从“大渡桥横铁索寒”的泸定开始吧。在泸定桥上追古抚今,把“铁索拍遍”之后,我们继续西行,向康定进发。泸定到康定的路况不错,只要2小时就可以到达。在康定我们没有停留,从溜溜的跑马山边穿城而过,直上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

从这一段开始,路上的车辆明显少了很多,折多山上和此后几天我们所见的川西其它高山一样,遍山都是开着成片小野花的草坂,只在向阳处有大片树林。

车到折多山山顶后,同伴中有人开始出现高山反应,头痛或想睡觉。然而翻过山后就是新都桥,路很平坦,路边的景色足以让人忘记所有的不适。

以前如果说起“小桥流水”,我以为当然是江南了,但现在我已经知道,在川西高原这个叫新都桥的地方,也有极美的小桥与流水,只是它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江南的小桥流水,是要配上烟雨,在朦胧中展现的。然而新都桥则象一个明艳开朗的少女,在高原灿烂的阳光下,毫不吝惜展示她的自然亮丽。

这里的路边有一条欢快的溪流,每隔一段溪水上就会有一条用石头和木头搭成的小桥,偶尔会见到一个藏民背着背篓走在桥上。在溪的那边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脚都是青稞田,八月份正是青稞成熟的季节,黄的青稞、绿的苜蓿,疏落地散布着的藏族民居,以及那些房前屋后的小白杨,一切让我觉得仿佛置身于莫奈的风景油画中了。

下午三点,我们到了镇上,在一个汉人开的饭店吃午饭。这个饭店的老板是一个地质工作者,当年分配到这一带工作,退休后不愿离开,就在这儿一家人开饭店。经过一上午的颠簸,这顿饭吃得特别香。尤其是这里的野生菌汤,是附近的藏民在山上采来卖给老板的,看形状有好几种,都叫不上名字,但味道都极其鲜美。

吃过饭继续赶路,到傍晚时到达雅砻江边的雅江,在县武装部招待所住下。这里的条件据说已经是仅次于县委招待所,但实际上不好,没有卫生间(要到街上的公厕),没有自来水。不过洗澡可以到外面的公共澡堂去,4块钱一个人,有热水,很干净。晚饭我们就在招待所的餐厅吃,味道一般,不过点的一道凉拌西红柿,厨房的师傅也许是一时兴起,不但剥好了皮,还放在一个大盘子里摆成菊花形状,卖相煞是诱人,因此被一下吃光,再加一个,已经没有了。在雅江的街上还可以买到不怎么好吃但很便宜的小苹果,几块钱就有十几斤,够吃好几天。

雅江——理塘——海子山——稻城

第三天一早,吃过早饭继续西行,依然是不断地翻山越岭,路况还可以,景色则一律是极蓝的天空下辽远的高山、草地、羊群和树林,间或可以看到天边隐现的雪山。中午时分,车到理塘。这里是全中国海拔最高的县城,有四千多米。在理塘打尖吃饭,顺便到理塘的藏医院去开些治疗高原反应的药。到门诊部只要跟值班医生说要高原药,并告诉他有多少人就可以了。医生开出的主要是口服的肌苷葡萄糖液,分量医生会计算好的。另外这里还免费提供氧气袋,只要交押金,回程时把氧气袋交回给医院就可以了。但要在正常上班时间来领,我们到的时候正是中午,急着赶路,也就算了。

在理塘有著名的长青春科尔寺,时间紧,我们没有去参观。理塘出来就不再向西,而是折向南方。刚开始的一段路不好,我们乘坐的依维柯只能慢慢开,以避开一个个积水的泥坑。一个自驾游的洋鬼子开着他那辆挂着临时入境牌照的四轮驱动吉普,毫无顾忌地从路中间直碾过去,还得意地向我们招了招手。我们的司机万师傅大概是心生不忿了,一上平路就追着那家伙的车后面撵。于是在阵阵烟尘中,我们开到了海子山。

海子山是一处古冰体遗迹,冰体不同于冰川,因此其实并没有冰雪,只有无数的圆石头,漫山遍野地散落在远近的山上。我们经过海子山时,天正阴沉着,传闻中的野兔并不见踪影,大大小小的海子(藏语叫“错”)也静默着,没有一丝波澜,到处是一片肃杀。在最大的一个海子木格错旁,我们下了车。这里已经是海拔五千多米了,一阵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极目四眺,我忽然觉得这里象一个坟场,似乎每一块石头下面都埋葬着关于大地和自然的一段历史,每一块石头都依附着一个岁月的灵魂。无数的沧海桑田,在这里沉淀着一些纯粹的然而又是我们无法捕捉的东西。我没有用相机拍摄海子山的照片,因为我感到它的神粹实在只能去意会,而毕竟,我们只是凡人。

下了海子山,一路向南,路边又开始出现欢腾的溪流,水质极清,水边杂花生树,让我有目不暇接的感觉。正贪看路边的景致,不知不觉间,一抬眼,稻城就在眼前。

这时已是下午快五点了,但在高原地方,天色还很亮,因此在县政府招待所住下后,我们迫不及待地拿出相机往街上跑。

稻城县城很小,其实只有一条“T”字型的大街比较热闹。这里大多是藏民,房子是褐色的方方正正的藏式建筑,房前屋后都是挺拔的白杨,连栅栏都用的是没有刨皮的白杨木,纯朴自然。特别是站在大街上可以看到被左右两排白杨掩映着的直路一直延伸,最后消失在远处成片的青稞地里,下午的阳光透过婆娑的树叶,细碎地洒了下来,温馨而宁静。

在稻城这样一个美丽丰饶而又全民信奉佛教的地方,寺庙是少不了的。当我们提出想到附近的寺院去参观,招待所的两位师傅热情地表示可以带我们到熊登寺去。

尽管这两位向导并不太可能看到我的这些文字,但我仍然要在这里再次表达对他们的谢意。由于有他们带路,我们才有了在熊登寺的一段美好回忆和感悟,而他们却拒绝收取任何费用或好处!

现在说回我们的熊登寺之旅。找到了向导,我们一行就坐车从招待所出发。刚开始的一段还在县城里,是水泥路,很好走。路两边有学校、商店,甚至还有两间网吧!(不要惊奇,我们去的时候,在稻城已经可以打手机,这与一年前网上关于稻城的介绍已经大不相同了)。

车很快出了城,首先见到的是一大片低矮的小白杨林,稻城河平缓地在林边绕过,河的两边没有河岸束缚,但它只温顺地流淌着,在阳光下闪着它粼粼的波光。这一带,当地叫做“稻坝区”。这里得补充一下,稻城的名称起源于清代,当时曾在此处试种水稻获得成功,就取“稻成”之意而名之。稻坝区大概就是以前的水稻种植区,但现在田里都是青稞,已不见一株水稻的影子了。

虽然已是乡间了,但人并不少。当我们的车经过时,不断有在路边玩耍的小孩兴奋地向我们招手,路上三五成群行走着的藏族姑娘也一边给我们让路,一边大方地向我们微笑致意。由于气候和生活习惯的原因,藏民们的皮肤大都黧黑而粗糙,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同时拥有明亮的眼睛、雪白的牙齿和柔和的脸部轮廓,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脸上总是展开着真诚开朗的笑容。民风纯朴如此,以前我只在沈从文先生的小说《边城》中读到过,想不到现实中也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实在不应该错过。

熊登寺就在城外不远处的山坡上,但“望山跑死马”,我们的车在通往寺院的盘山路上开了半个多小时还到不了。但稻城是一个永不会让想看美景的人失望的地方,即使在这条荒凉的小路上,也能时时见野兔在车前奔跑。转过一个山坳,豁然就见前面的空中悬挂着一道彩虹,横跨东边的大半个天空,在黛绿的山峦映衬下,显得格外壮观。我想起一篇文章中曾提过的一句话:“在雨后的稻城,看到彩虹的概率是百分之百”,此言不虚。

终于到了熊登寺,寺院的主色调是红瓦白墙,周围散布着僧侣们居住的小屋子。在院门旁边有一间象磨坊大小的房子,里面有一只巨大的转经轮,由一个喇嘛象推磨似的不停地推动着。寺院的正殿锁着门,但在殿门两侧的墙上,也可以看到绘制精美的关于佛教轮回转世故事的图画。

也许是这里不常有游客来的缘故,不多久我们的周围就聚集了十几个喇嘛,他们都穿着赭红色的僧袍,老的有五六十岁,小的大概只十一二岁,可见在这个我们自诩已创造了高度物质文明的世界里,宗教仍然以神秘而顽强的精神力量,生生不息,薪火相传。喇嘛们都很友好,他们似乎都很喜欢照相,甚至还想尝试摆弄一下我们架起的三脚架。

熊登寺的山坡是俯瞰稻城全貌的好地方,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群山环抱中的稻城,伴着几缕的若有若无炊烟,恬静地躺在贯穿着两条河流的一片小平原上。忽然,我看见在低垂的云幕间,有一束仿佛来自天堂的阳光,笔直地落在对面山坳的一片青稞地上,霎时间把那里映耀得金灿灿的,就象在向我们展示一个神迹。我举起相机想将这奇景拍下来,那光却又神奇地消失了。

回到县城已经晚上8点多了,我们就在招待所对面找了间饭馆吃饭,老板娘象这地方的其他人一样,亲切和蔼,笑容可掬。这一顿,我们吃到了稻城的特产——松茸。松茸是一种野山菌类,由于据传在广岛的原子弹爆炸后仍能奇迹般地存活下来,因此备受日本人的青睐,成为紧俏的出口土产。即使在稻城当地,松茸也已经要卖到100元一斤(真贵!)。松茸的做法倒简单:把松茸洗干净,开一个猪肉罐头,再切几片蒜头,煮成一大锅汤上桌。不用加别的佐料,味道就已经是鲜美异常。吃过饭,临走的时候向老板娘要了几块生姜,一大块红糖,以便上山时煮姜汤去寒。

回到招待所,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上一个温泉澡。县城里住的地方都提供温泉浴,其实都取自茹布林卡温泉。县政府招待所的澡房是一个个单独的小隔间,温泉水已经用水管引入,还可以自己调节水温,挺方便的。由于富含硫等矿物质,所以用手去摸,有细腻如绸缎的顺滑感觉。

淳朴的民风、美丽的风景、山珍、温泉,这等等的一切,使我相信原来真有世外桃源。当我在暖和的被窝里这样想着的时候,窗外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迷迷糊糊间,我已经分不清稻城是在人间,还是在天堂。

稻城——日瓦——亚丁

第二天为了赶路去亚丁,我们一大早就起床了。虽然这时只是八月,但稻城的清晨已颇为寒冷,只有十几度,而且有雨(后来上山到亚丁则温度更低),所以来这里要多备些衣服,羽绒衣既御寒又挡雨,是最好的选择。我们当然是有备而来,大家各自加了衣服,吃过早饭,踏上前往日瓦乡的旅途。

从稻城到日瓦是砂石路,即使在雨季,通车也已不成问题,大概三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另外,路上会经过著名的哲蚌寺(就在路边),是稻城最大的寺院,值得一去。

到了日瓦乡,远远就可以看见网上很有名气的三圣如意店和绿野亚丁的招牌,在三圣如意店旁边的管理处购买亚丁自然保护区的门票,每人68元,听说10月份开始要涨价。

从日瓦乡到亚丁村原来只能骑马,现在大路已基本修好,汽车可以通行,我们上山就是坐汽车的。上午十一点多从日瓦出发,路上走了两个多小时,下午两点多就到了亚丁村。从这里开始,就真正与世隔绝,让自己回归自然,纵情山水吧。

在亚丁

同样是川西藏区的旅游胜地,或者拿九寨沟与亚丁做一个比较会是件有意思的事情。九寨沟我是93年去的,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但卧龙海湛蓝的水、诺日朗瀑布迷蒙的水雾、树正群海绚烂的山花在我脑海里的印象仍然非常鲜亮。它代表的是一种完全属于自然的秀美,并且至今仍然是对自然美的一个标准的阐释。各种大大小小的海子是九寨沟风景的最大特色,而被称为“念青贡嘎日松贡布”的雪山则是亚丁风景的灵魂。这里也有海子、溪流、绿草和鲜花,但它的美丽中包含的是冷峻、庄严和神秘。在这里不会有人牵强附会地告诉你这块石头象什么,那座山峰象什么,一切都在于你的体验和感悟。

由于游客较少,另外也出于对环境保护的考虑,在亚丁自然保护区内没有任何商店,所有的东西都得自己带上山。所以不妨让我把那里的情况总结一下,供以后的旅游者参考吧:

衣——山上常年寒冷,即使在夏季,温度也只有十几度,所以必须准备足够的御寒衣物。亚丁的雨水较多,若在八九月份的雨季,则雨衣、伞等雨具也是必不可少的。

食——食物都得自己准备,水果干粮等在稻城县城买就可以了。在冲古寺的喇嘛那里也可以买到米和快食面,运气好的话可以他们向藏民买一只羊煮来吃,据说味道比烤羊好,但要400元一只,挺贵的。水是不用带的,在几个营地都免费提供开水,路上清澈的山泉随处可见,渴了直接喝,从没听说有谁因此感到肠胃不适的。不过治头痛、感冒的药还是应该带上一些。

住——亚丁自然保护区内主要有几个住宿地点:一号营地在亚丁村往上步行40分钟左右,主要是帐篷。再往上约10分钟就是冲古寺帐篷营地,是景区内最早的住宿点,有帐篷,里面有6至8张床,也有木板房,里面是大通铺。如果游客人数少的话,睡通铺其实比帐篷舒服。二号营地在洛绒牛场,离冲古寺还有三小时路程,那里主要也是住帐篷,人太多就得挤牛棚了。晚上睡觉每人有一张棉被和一张毯子,够保暖的,虽然没有虱子,不过干净就说不上了,所以还是应该自己带睡袋。我当时是自己带了一个干净的被套,把棉被套上,也是个不错的方法(见笑,见笑。)

行——马(其实大部分是驴和骡子)是这里的唯一代步工具,而且在不少路段,骑马也不能通行,只能下马步行。即使如此,完全靠自己步行仍然只适用于那些体格特别强壮的人。租马的费用每天是55元(听说不久也要涨价了),不管去哪里,都不需要再付额外的费用了。我们去的时候,马帮就曾以路难走为借口,对从洛绒牛场到牛奶海的一段路加收25元/人,后来我们向当地旅游局反映,那位名叫四郎刀登的局长(名字够猛吧)亲自把那几个藏民训了一顿,就把钱退回给我们了,可见那里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

最佳季节——9月20日到10月20日的一个月最佳,这时雨季已过,天气晴朗,也不会太冷。又由于进入深秋,树叶大多变红变黄,山野间层林尽染,想一想就已另人心醉。

主要景点——亚丁处处都有奇妙的景色,下面所提的只是最动人心魄的地方。 冲古寺:这里正对仙乃日和夏诺多吉两座神山,一日内早晚景色不同,以日出和日落时阳光映照雪峰,以及深夜里冷月在天,冰山无言的时候,景致尤为动人。冲古寺周围的山坡上遍植野生五色杜鹃,花开时绚丽多姿,可惜我无缘见此奇景。

络绒牛场:从冲古寺骑马三个小时,牛场就在央迈勇神山的山脚,四时绿草如茵,遍地小野花,这里你可以看到牛羊自由地生长,雄鹰自由地飞翔。央迈勇消融的雪水形成几条瀑布,白练般地悬挂下来,在地上汇成一条蜿蜒的小河。

牛奶海、五色海:在仙乃日山脚下,从络绒牛场骑马两个多小时,路不太好,一半以上的时间要步行,但绝对值得一去。雪山倒影在明净的湖水中,海子四周的山岩砂石都是白色的,一眼看去,天地间只蓝白两色,煞是动人。

俄初山:据说景色也很美丽,但要多至少两天行程,我们没能去成。

线路安排——一般在山上三天时间,可以有两种安排。如果体力不错,身体状态较好,可以在上山的第一天从亚丁一直骑马经冲古寺到络绒牛场,当晚在二号营地过夜。第二天游览牛奶海、五花海,绕仙乃日一圈回到冲古寺,当晚在冲古寺过夜。第三天游览冲古寺、珍珠海后下山回稻城。

如果想舒服一点,可以头天走到冲古寺就住下休息,第二天骑马游览络绒牛场、牛奶海、五花海等地,当晚还回到冲古寺过夜,第三天下山。 好啦,我的稻城亚丁之旅这次就写这么多吧,最后提醒计划去那里的朋友,到那儿可别丢垃圾,因为那里可能已经是我们最后的香格里拉了。

声明: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为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出境游入境游和国内旅游的国际旅行社

本站旅游线路均由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提供,旅游许可证号:L-SC-GJ000(国际一类社)

联系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桥横街6号阳城大厦1单元8楼3号 成都青旅非常假期

联系电话:86-28-86060933 86-28-86086833  86-28-66860253 86-28-88030605 86-28-66141533  Top

版权所有:成都岗巴拉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邮件:gogocn@gogocn.com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