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旅游网欢迎您到永州来旅游
永州旅游经典行程推荐,让你充分领略永州无限风光.
永州旅游景点一网打尽,尽在行游中华网
详细介绍永州的人文地理,让你深入了解永州的旅游人文背景.
到了永州,你知道有哪些东西好吃吗?让我立刻告诉你吧.
为你提供永州旅游的宾馆在线预定.
丹巴美人谷欢迎你!

风雨永州行 柳子最关情

风雨永州行 柳子最关情

陶公故里催人急,
嘉木葱茏醉浯溪;
永州古来风景异,
半为潇湘半柳子。

江湖常独立,风物正凄然。故人憔悴最关心!

在祁阳浯溪和芝山柳子庙遭遇两场突如其来的豪雨,让此番原本心仪已久、有备而来的永州之行,愈发别具情致、饶有韵味。漫长而苦短的人生之路有风有雨,有时还要风雨兼程:“浯溪之子”陶铸晚年的悲剧性命运,令人扼腕为之动容;而唐代文坛大家、政治改革家柳宗元一生的坎坷际遇,尤其是他在湖南永州度过的堪称年富力强却又藉藉无闻的十载仕途生涯,则几乎让今人感同身受为之动情。

凝视持卷端坐、神态安详的柳公塑像,透过窗外如烟的风雨,耳边已然隐隐听到这里一千多年以前的风声、雨声、读书声,柳司马却永远听不到一千多年之后的暴风骤雨和雷霆万钧了。恰如当初柳司马带着一股不无留恋与惆怅的心情,离开永州回到长安听命一样,正在进行大规模修整的柳子庙,也将让嘉木带着一丝丝遗憾与一点点失落的情绪,回到长沙永怀柳子。但嘉木还能重来此地一偿夙愿,而柳司马再也无法回到永州,重温他无限衷情的潇湘山水,只能饱尝“梦里不知身是客”的寂寥滋味。

来到芝山人们可以发现,柳宗元《永州八记》笔下和当年“潇湘八景”中的不少胜迹,早已是有名无实物非人昨,惟独柳公之斐然神采,英气犹存音容宛在!踏着足下这条柳司马可能曾经走过甚或非常熟悉的青石小径,头顶滂沱大雨徐步前行拾级而上寻访柳子庙,确乎有一种无法言喻、难以言表的心境。两旁民居几近接连不断的大红门联,虽然无让人暇细赏,却给人一种挥之不去的强烈感受萦绕心头:千余年来惠泽后世厚重深远、绵延不绝的这种历史人文环境,未尝不是柳司马荫被来者的一种有力佐证。不知柳先生在蛰居永州的十年当中,是否品尝过这里辣中带酸、酸里夹甜、香稣绵长的东安仔鸡,以及色香味俱佳的永州血鸭;可以想象的是,清淡而又不失可口的素炒三丝,或许就是柳司马最为熟悉的佳肴之一,因为柳司马在永州十年的清苦与恬淡,实在是可想而知。

距离柳子庙咫尺之遥、位于潇水之滨的望江亭,想必是柳公当年常去之地。在此凭栏把酒临风高歌,管它青天白日还是浊世滔滔,皆可悠然自得不亦快哉:潇湘永州实在是一个山水怡情、琴棋书画、诗酒风流、养生终老的好地方,只恐柳司马难得拥有这样一种好心情。司马先生是北方的河东(今山西永济县)人士,大唐王朝的政治重心也在长安(今之西安),他在万般无奈之下“北雁南飞”的心,究竟是要北归的。有朝一日仕途上的卷土重来,或者最终的落叶归根,肯定是柳司马谪居永州十年当中一个不曾轻变的梦想。但令人稍感讶异的是,正当而立之年的柳公来到永州十年之后离开此地,竟然没有留下什么醇酒风流、才子佳人之类的趣闻逸事传布于后世。

说来也不奇怪,“永州之野产异蛇”本来就是柳宗元对他谪居之地的最深印象之一,只是可惜不见柳公在其后加上一句“美女蛇也”的千古惊奇。一方面这固然表明柳司马是一个颇具政治操守和生活情操的基层官员,另一方面这也许就是柳宗元终生戒慎恐惧、苦涉仕途而不果的真实写照与无奈心怀。当柳宗元贬黜十年“期满”之后,满怀喜悦地从永州回到长安“述职”时,却不曾料想自己竟然像个皮球一样,很快便被踢得更远,又“发配”至湖南以南、比永州更为荒远的广西柳州。而在柳州履任四年之后,柳宗元为他无比忠贞的王朝奉献出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到底还是客死他乡殁于任上。柳氏不无悲剧色彩的一生,由此付之于四十七岁而未知天命的英年早逝,并终归以“柳柳州”、“柳刺史”的名号划下了一个余韵不绝的悠长句点。

十年啊!柳宗元就这样把自己一生和仕途当中最为宝贵的一段黄金时光,交付给了他曾经无限倾心、一度饱含寄托的永州山水和如画潇湘。所幸乃在,“潇湘不负柳公,公亦不负潇湘”;不幸乃在,那时国家的政治重地和经济中心,是长安,是中原,而绝不是自古即被视为“荆楚南蛮之地”的湖南及其永州。柳宗元在永州的任何政绩与一切作为,对当时的统治者而言,也许是微不足道乃至可有可无的。从不出半年即告失败的“永贞革新”的一员冲锋陷阵的主将,到一名被贬黜至遥远边陲的失意的政治改革者,柳宗元很快从“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的显赫角色,转换至“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尴尬地步,个中五味杂陈堪称刻骨铭心。更让人情何以堪的是,甚至在柳宗元初贬为民风剽悍但物阜民丰的邵州刺史(邵州即今湖南邵阳)的赴任途中,又被加贬至更为偏远的永州,致使后人不时发出“邵州痛失柳刺史”的长怀叹息。

但这一切的一切,并不妨碍柳宗元来到永州后展现出来的良苦用心和体恤民瘼;而永州的山山水水与当地朴实淳厚的民风,也给柳宗元自己带来了“乐与从焉”的无尽快慰。今世今时人人皆可言而决非人人皆可为的所谓“水乳交融”之干群关系,柳宗元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身体力行地开始实践了,堪当后来之镜鉴。尽管如此,略显平淡快意不多的十年外放记录,仍让人不难理解柳宗元内心“安知今昔是何夕”的凄楚与哀痛,他郁郁寡欢的苦闷终日也不难想象。在形势比人强的现实环境中,柳宗元只能以诸多愤世嫉时、感人忧国的曼妙辞章(无论其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都得到了后人的极高评价),来抒发心中的时不我予,来排遣那段有梦无情的岁月。吊诡的是,柳宗元曲折的仕途经历和个人境遇,与他生活在中唐时期由盛而衰的国家命运,是何其相似乃尔……

记得还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的1971年,章士钊先生关于柳宗元诗文的专著、洋洋洒洒逾百万字的《柳文指要》,不仅得到了毛泽东本人的大力支持顺利出版,而且也有幸成为十年“浩劫”期间国内出版的唯一一部真正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著作。又是一个十年!后人终于在不经意间以一个“灰蒙蒙”的十年,呼应并唤醒了柳宗元在湖南永州度过的那个风雨交加、沉睡已久的十年。千载而还真可谓“柳文不朽、柳公不死”:不朽的是柳宗元的曲水流觞和文采风华,不死的是柳宗元的傲岸人格和亲民风骨……后世今人厚柳如斯牵念若此,综其一生怀才不遇、抱恨以殁的柳公定当笑慰于九泉!

朋友尝问嘉木缘何无人随行,孤身南下体验“江湖常独立”之落寞。嘉木微笑以答:柳公尚且如是,何况后生孺子!作别永州、谒辞柳公之际,嘉木心中不无怆然几近涕下,遂作文以记之:

风雨永州行,
潇湘最关情;
千秋柳子庙,
万古一长嗟!
上一篇:柳子庙 下一篇:科学之谜:青海湖的湟鱼
网友评论
会员登陆
论坛焦点
推荐景点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行游中华网已进入中国综合旅游网站前30强。本网四川旅游线路,四川旅游信息均成都中国青年旅行社提供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688-338

旅游咨询电话(成都):86-28-66765808 68881456 68881458  86060933 66211376 

本网诚邀各地实力雄厚的景区、酒店、旅行社免费加盟。

加盟电话:86-28-66765808 86-28-68881456 68881458  66765808(值班电话)

联系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洗面桥横街6号阳城大厦1单元8楼3号

版权所有 2004-2006 行游中华 Copyright © 2004-2006 GOGO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9027331号